October 4, 2020

吴爽:汤公,蓉儿想您!

吴爽:汤公,蓉儿想您!

“吴爽, 你笔下语气神态都像黄蓉,何不更进一步,加插数段黄蓉日记。你有写日记习惯。金庸写黄蓉情节,有些轻轻带过,有些欲语还休,正待你把她内心想法,用日记方式写出来。Paul Griffiths 用 Ophelia 语录述其自传,你可更上层楼,自传加日记。况你写女儿心态,比 Griffiths 与金庸更加细致。 ——汤老师来信,2016年9月5日”   敬爱的汤老师:     我哪有黄蓉半分才智,但凭汤老师这封信,敢拟这个题,道出盈怀月余的一个情境:自得知您竟身陷ICU,常浮现七公给毒蛇咬中,又中了西毒蛤蟆功的掌力。蓉儿伴他荒岛求生,险象环生,不时急道:“不,不,师父,您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——是啊,怎么会呢?四月您还说“Now I have something to...